抗美援朝五大战役名称 五大战役的名字

时间:2021-04-12 21:27:46 作者:admin 17287

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志愿军打得怎么样?

第五次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惨胜之战,在这场战役中,志愿军以牺牲8.5万余人的惨烈代价,歼敌8.2万余人,以至于彭德怀元帅多年以后在他的回忆录中悲戚地将第五次战役列为他人生中的四大败仗之一,毛泽东也因为这次战役的惨胜将原本既定的“长期准备,短期速胜”痛苦地转变成“零敲牛皮糖”,志愿军的战略模式瞬间扭转成为由打小歼灭战逐步过渡到打大歼灭战的方针,起初计划一口气吃掉”联合国军“的作战目标全面被志愿军高层抛弃。

第五次战役为何会成为志愿军高层挥之不去的伤痛?一场毕其功于一役的战役为什么会打成敌我双方的惨烈厮杀?这一切还得从当时有利于我军的客观因素讲起。

1951年,伴随着前三次战役所取得空前伟大胜利,志愿军一路高歌猛进将战线强势碾压到了三八线以南的汉城地区,而此时我军一线兵力不足和后勤补给困难的劣势也开始凸显了出来。当年的1月25日,“联合国军”揪住我军的这一短板立即以东西两线共计23万余人向志愿军发起了猛烈的反攻,代号”霹雳行动“。

我志愿军虽确立了“西顶东放”的作战策略,但由于中路的砥平里之战没有取得胜利,整个战线被迫在敌人的猛烈攻势下步步收缩,志愿军被迫从汉城退出,一直在三八线南北全线进行运动防御战以遏制敌人的进攻,而此时“联合国军”前线指挥官范弗里特发现大批中国援军赶来遂命令停止攻击战争暂告结束,这就是志愿军的第四次战役。

第四次战役虽然志愿军创下了歼敌5.3万余人的丰硕成果,却也付出了伤亡4.2万余人的惨重代价,但酿成这个巨大代价的是由于一线兵力不足和后勤给养供应乏力所致,志愿军在受限于这两个客观因素的情况下,尚能实现歼敌大于伤亡已实属不易,因此,第四次战役综合的来看,不算是一场惨胜。

当时志愿军高层也普遍认为要是在兵力充足和补给给力的情况下,第四次战役远远不会打成如今的局面,尤其是当该场战役结束后,伴随着大批入朝参战部队涌入和后勤条件的改善,更是滋生了我军骄傲轻敌的风气。

当时我志愿军有多轻敌呢?据《决战朝鲜》记载:

刚入朝的两个兵团根本就看不起美国人。十三兵团几个老部队向他们介绍经验时,都说美军的防御是鸡蛋壳,表皮硬一点,戳破之后就是空的,部队里开始盛行一瓶牙膏主义,即志愿军认为:用完从国内带来的一条牙膏就可以把美军赶下海,甚至在部队里流传:“从北到南,一推就完”的轻敌口号。

不光底层士兵们的轻敌成风,志愿军高层们也普遍蔓延着轻敌的情绪。

在第五次战役战前作战会议上,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就说:“他们有多少兵?加上李承晚的伪军,还抵不上咱们的一个军区,不够砸一个淮海战役打的!我看把美军赶下海不成问题,朝鲜有多大个地方!在三八线上尿泡尿就能滋到釜山去!”

王近山是我军战史上赫赫有名的一员猛将,他打起仗来不要命,每次冲锋都要五六名司号手同时吹冲锋号,常常不顾警卫员的拦阻抄起家伙就跟着士兵们上,在抗战中,他让日本观察团见了阎王;在抗美援朝中,他率三兵团血战上甘岭,为民族立下了赫赫战功,毛泽东曾多次表扬:“王近山敢打没有命令的胜仗”;邓小平则称王近山的“疯”是革命英雄主义。

战斗作风凶猛的彭德怀自然喜欢跟他对脾气的王近山这种悍将,当彭德怀听到王近山的一番表态后哈哈大笑,连胜说:“是啊!是啊!”

在热烈求战的氛围下,彭德怀也被感染了,他笑道:“敌人说自己是‘联合国军’,我看我们才是‘联合国军’!二野的、三野的、四野的,一野的很快也要上来,咱们一个省都比欧洲的那些个国家加在一起都还要大嘛!”

既然志愿军从上到下都有如此万丈豪情的胆略,那底气从何而来呢?

当时大批入朝部队将达到九十五万人,加上人民军部队可达一百三十万人,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百万大军。这么多部队往前一拱,美国人在朝鲜还站得住脚吗?

而且,新入朝的部队还包括新组建的大批特种兵,四个地面炮兵师,三个高炮师已经进来了,第三、第十九兵团入朝时都经过补充,每师都超过了一万人。

从苏联购买的第一批三十七个师的装备开始到达,各师都成立了炮兵团、高炮营,各团增设了无后坐力炮连、高射机枪和美国人非常海派的一二〇迫击炮连。志愿军的各种火炮已增至六千余门,其中大中口径火炮一千余门,火力大大增强了,志愿军的装备从未这么好过。

不光是武器装备和兵员数量的增加,后勤补给也有了较大起色。当时光是入朝的后勤保障东北民工就有几十万人参与,苏制的汽车已大批涌入朝鲜,汽车兵们也初步摸索出了一套对付美机的办法,高射炮也开始增加了,这一切都非常有利于志愿军的后勤给养运输。

轻敌思想的蔓延、武器装备和作战部队的剧增,志愿军就是在这种自我麻痹的状态下开启了第五次战役。

然而,当志愿军全体官兵陶醉在即将取得的完胜憧憬里无法自拔时,美军却悄然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首先是美军名将范弗里特的到任。范弗里特是美军中大器晚成的厉害角色,他打过二战,参加过诺曼底登陆,并在其中表现出色,由他给希腊政府出谋划策的军事行动,更是将十多万反政府武装杀得片甲不留,毫无疑问范弗里特是个难缠的对手。

这次,范弗里特担任美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官,“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授予他前线指挥大权,他来到朝鲜战场后,根据志愿军的作战特点,将李奇微的“磁性战术”、“火海战术”等凶狠招数发扬光大,并制定了远比李奇微更为厉害的作战方式。

具体的表现为:一、白天用强大的火力攻击志愿军的前线部队,转入进攻时则大胆穿插至志愿军背后切断志愿军退路。二、每夜后退二十公里,这是志愿军一夜进攻的最远距离,志愿军由于受限补给,不得不停止追击,结果志愿军夜间抓不住敌人,天明又进入了美军预设阵地前,范弗里特抓住战机对志愿军一顿猛轰。三、一改“鸡蛋壳防御”战法,建立兵力和火力密切配合的纵深防御,致使志愿军想打近战贴不上去,打夜战当夜不能解决战斗。

其次是美军不仅在正面战场对我志愿军实施了系列阴险恶毒的诡计,范弗里特还针对志愿军入朝人数和武器装备的猛增,随之而来的油料、弹药等物资消耗快速增长的情况,将远东空军一千架飞机增加到三千架,并且几乎将90%以上的飞机用于轰炸志愿军的后勤补给线,致使我后勤补给线遭受到了惨重损失。

在美军这一套“组合拳”的打击下,知己而不知彼的志愿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的西线战场64军、65军血洒临津江。

第二阶段的中线3兵团王近山麾下的60军180师近乎全军覆没,七千名战士牺牲,五千人沦为俘虏。这成为了王近山这位常胜将军有史以来打得最大的一个败仗,也是他入朝首战的大败仗,以至于这场让王近山将军丢尽颜面的大败仗使得他钢牙咬碎、气恼不已,直到上甘岭战役打出了赫赫威风,王近山将军才如释重负。

不光是王近山都觉得这仗打得窝囊,彭德怀也是大发雷霆。在战后总结会议上,彭德怀狠狠训斥了60军军长韦杰,王近山看不过去还当面与彭德怀顶起了嘴,这场战役使得全体志愿军官兵们集体陷入了痛苦的反思。以至于彭总哀叹道:“这是我一声中打的大败仗!”

第五次战役的惨胜的原因归根到底是我军的战役企图远远超过了我军能力;战略作战原则上速战速决急于求成,加剧了失败的风险;美军的战斗力远超志愿军的想象;我军的装备尽管得到了苏联的帮助,但依然十分落后,与美军相比可同日而语,更不是一时能够改变的;且我军的战法已经被敌人琢磨透,志愿军的战法已经无法再适应新的战场形势,需要研究全新的战法;后勤系统的落后也是导致第五次战役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总之,这场战役一开始就把口张得太大,一下想把美军全吞掉,没想到敌人没消灭,还硌了自己的牙齿。

但无论如何,这场战役虽然暂时损失惨重,没有达到预期的战略目的,但我军敢打必胜的信念和决心,以及敢于以绝对低劣的态势向“联合国军”发起挑战的勇气永远值得世人敬仰。

正如著名军事战略专家戴旭所说的那样:“尊严在勇者的剑锋之上”,著名军事评论家萨苏更是说:“尊严不是无代价的!”,只有敢于向敌人发起冲锋的勇者才有资格获得尊严。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面前,只有敌人尊敬勇者、畏惧强者,敌人才会给予对手足够的尊严和体面,总之一句话,当今的中国人尊严绝不是平白无故得来,而是抗美援朝那场惊天动地的立国之战打出来的!

我是历史侦查处,下期精彩内容,我们再见,想要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公号历史侦查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